国服第一谐星噶

本命猎空
寡猎x医闹
现战网ID:猎空空是小可爱#5513
原战网ID:AngusSnow#5604
steamID:Angus_snow
主死神 法鸡 76

错觉


·widowtracer


草丛间的窸窣声伴着咳嗽由近及远。黑百合开着目镜看那蜷缩的人影慢慢的移动,“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举起狙,黑百合锁定了人影的右脚踝,“真是无可救药。”嘴角上扬的瞬间,猎物应声倒下。

猎空本以为自己是可以拖住黑百合并等待支援的,不过中了诡雷还没能量回溯她倒是没有预料到,落得个尸横荒野也是她认为的最屈辱的死法了。“我怎么又没注意到诡雷。”猎空的面前只剩黑暗,她一时间有的只是满腹的自责和埋怨。“我这是死了么...嘿,我不能移动了。”不太清楚自己是趴着的还是仰着的猎空努力地想挪动自己的四肢,却只是徒劳。“我...我还不想死啊。”放弃挣扎的猎物,懊恼的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猎空被冰冷的雨滴惊醒。她终于睁开了疲惫的双眼,干涸的血泪扯着皮肤生疼。

我还活着。

手指可以慢慢移动了,手臂还要再等等,右脚没了知觉......猎空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一声枪响,无疑是自己最熟悉的狙的枪声。

她可能还在附近。

“我...我得走了。”猎空费力的支起上半身,雨水打湿的发梢贴在眼前模糊了视线,顾不上这些的猎空只想赶紧站起身来离开。可双腿似乎并不领情。

“这么着急是要去哪?chérie?”

那低沉又充满诱惑力的法式口音猎空再熟悉不过了,她能感到斜后方巨大的压迫力,潜藏在雨夜中危险的猎手正欣赏着猎物的垂死挣扎。

现在是夜里,我没有胜算的。猎空想到黑百合的目镜,再想想自己的身体状况,索性放松了双臂,任凭自己与土地再次接触。

“来啊,亲爱的,给个痛快。”

一枪。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猎空睁开眼发现自己的护目镜的带子断了,断裂的带子垂在脸侧。

两枪。

臂铠被击穿,但并没有伤及手臂。猎空感到深深的羞辱,她知道黑百合是故意的。

三枪......

“啊——!”猎空惊叫。左腿被击穿的痛苦沿着骨骼传遍全身。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昏过去,但这伤口并不会置她死地。

“亲爱的...求你,杀了我...”

“谁允许你来提要求了?”黑百合听罢皱起了眉头,收起了狙。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