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布里尔·谐·莱耶斯

本命猎空
寡猎x医闹
战网ID:AngusSnow#5604
steamID:社会你杨大佬

槲寄生下


·widowtracer


热水壶咕噜咕噜地响着,侧坐在沙发上的猎空目光涣散地望着电视。

窗外雪已经下了一整天了。

明天是24号,电视的嘈杂声变成猎空耳边持续的蜂鸣,以致水烧开了也没有察觉。水壶发出尖锐的嘶鸣声,她只得匆忙箕拉着鞋去关火。给自己倒了杯茶,看着炉边成对的马克杯怔怔出神,去年的这会儿,她还有艾米丽的陪伴。

黑百合正在家和管家讨论着圣诞的行程,她决定在25号例行的扫墓之前去趟英国。“会会老友。”

24号破晓,猎空望着屋外一点点的变亮。她睡的很不好,几乎是看着窗外的雪落了一晚。猎空想像往常一样地从床上窜下来,穿戴好后出门去,可今天是假期,英雄没有工作。又躺了一阵后,她决定起来吃点东西,然后上温斯顿那去。至于平安夜,她准备待在酒吧。

从温斯顿家出来,已是深夜,本来稍有好转的心情被冷风刮成一团乱麻。嘟囔着一头栽进了常去的酒吧。“哎哟,这不是奥克斯顿吗,怎么,又来勾搭妹子了?”猎空抬头白了那人一眼,把自己甩上高脚凳,“你看着我头发的弧度来调一杯吧。”猎空指了指被雪打湿的头顶,没好气地说道。那人笑着走开了。

鬼知道想这种平安夜不和家人朋友待一块跑这里来喝酒的都是些什么人。没有发觉连自己都嘲讽了的猎空趴在台子上,戳着喝了一半的酒杯,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你真他妈的是个蠢货。”

忽然酒杯上满是熟悉的紫色,猎空一时半会没想起要回头,盯着那倒映的浅紫色肌肤......好他妈的美。猎空带着酒劲迷迷糊糊的想到。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一声突兀的回应吓得猎空一个激灵,酒醒了大半。

回头对上那金黄的眸子,下意识地想取枪,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戴臂铠。


看着面前慌张的女孩,黑百合不禁嗤笑,“真可爱......”没想到会迎上对方笑颜的猎空一时间更是手足无措,只是逃似的离开了座位,站直了身子,保持着距离。黑百合摆摆手,表示自己也没带枪,至于除了枪以外的武器,猎空并不相信她什么都没带。

“怎么,守望先锋的英雄们连节假日都没有么?现在可不是工作时间。”

她说什么?很少听见对方说长句,带着口音的问句让猎空以为自己的理解有问题。“当然有。”她话说的比脑子动的快些,“我今天休假......嘿,这关你什么事。”

“我是在想......”黑百合从吧台上拿了瓶红酒倒着,“我们可爱的吉祥物是不是都没有人陪啊。”

“关你屁......你...你说什么?!”被唤作吉祥物的猎空一时间气的头发都炸了,“我一个人待着好好的,用不着你们黑爪的关心。”

黑百合抬起头抿了一口红酒,撇着看她,金色的瞳孔的锐利目光刺的猎空抬不起头来。

黑百合看见了挂在对面墙上的槲寄生装饰。在猎空坑头赌气的时候走上前去,摘了下来。

“认识这个么,chérie?”

听到法语下意识抬头的猎空看见了黑百合手里的树枝。

“这槲寄生啊。你连这......”

话被突如其来的吻堵了回去,猎空看着对方把槲寄生举在了两人头顶。

一时间世界仿佛凝滞,只有窗外的雪还在飘着。

黑百合松开按在猎空肩膀上的手,舔了舔嘴唇。

“我当然知道。”






·没有粮吃 只能自己产...
·圣诞快乐

错觉


·widowtracer


草丛间的窸窣声伴着咳嗽由近及远。黑百合开着目镜看那蜷缩的人影慢慢的移动,“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举起狙,黑百合锁定了人影的右脚踝,“真是无可救药。”嘴角上扬的瞬间,猎物应声倒下。

猎空本以为自己是可以拖住黑百合并等待支援的,不过中了诡雷还没能量回溯她倒是没有预料到,落得个尸横荒野也是她认为的最屈辱的死法了。“我怎么又没注意到诡雷。”猎空的面前只剩黑暗,她一时间有的只是满腹的自责和埋怨。“我这是死了么...嘿,我不能移动了。”不太清楚自己是趴着的还是仰着的猎空努力地想挪动自己的四肢,却只是徒劳。“我...我还不想死啊。”放弃挣扎的猎物,懊恼的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猎空被冰冷的雨滴惊醒。她终于睁开了疲惫的双眼,干涸的血泪扯着皮肤生疼。

我还活着。

手指可以慢慢移动了,手臂还要再等等,右脚没了知觉......猎空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一声枪响,无疑是自己最熟悉的狙的枪声。

她可能还在附近。

“我...我得走了。”猎空费力的支起上半身,雨水打湿的发梢贴在眼前模糊了视线,顾不上这些的猎空只想赶紧站起身来离开。可双腿似乎并不领情。

“这么着急是要去哪?chérie?”

那低沉又充满诱惑力的法式口音猎空再熟悉不过了,她能感到斜后方巨大的压迫力,潜藏在雨夜中危险的猎手正欣赏着猎物的垂死挣扎。

现在是夜里,我没有胜算的。猎空想到黑百合的目镜,再想想自己的身体状况,索性放松了双臂,任凭自己与土地再次接触。

“来啊,亲爱的,给个痛快。”

一枪。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猎空睁开眼发现自己的护目镜的带子断了,断裂的带子垂在脸侧。

两枪。

臂铠被击穿,但并没有伤及手臂。猎空感到深深的羞辱,她知道黑百合是故意的。

三枪......

“啊——!”猎空惊叫。左腿被击穿的痛苦沿着骨骼传遍全身。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昏过去,但这伤口并不会置她死地。

“亲爱的...求你,杀了我...”

“谁允许你来提要求了?”黑百合听罢皱起了眉头,收起了狙。

花海

Ps.因为sa说最近一直在听这个 我也跑去听 也循环到现在ˊ_>ˋ
Pss.半夜脑抽 好久不写东西了 标点都不习惯加了
Psss.强行改成甜的


第几次了?衣袖被泪水打湿,却还倔强地循环这那首歌。
阴雨天气,本应舒坦的假日被搞的一团糟。晕乎乎地,一遍遍地听,哼着哼着又停下,视野再次模糊。
这样都没法看屏幕了。索性关了显示器,合上窗帘,开着扬声器。
不要你离开,距离隔不开......
隔开了好吗。
思念变成海......
......
忍不住,就是忍不住地想哭。
家人的离世,工作上的不顺心,还想到他的倔强,他的埋怨,他的烦恼和忧愁......
如果说这七年只是一场梦,一场不应踏上的奇旅。那么,希望梦不会醒来,路途还很遥远。
雨打在窗上,室温也比较低,可不知为何,感觉心的温度比这还低。经历了风雨的洗礼,似乎更理性了。原来那么在意的,他的一举一动,现在,好像也无关紧要了。
不要你离开,回忆划不开......
果然还是不能放下。
听说他马上要旅游,来广州吗......去游乐园的话,一定有朋友一起吧......真好......
如果能陪他就好了,哪怕只有一回。但也只是奢望罢了。

嗡嗡,嗡嗡......谁啊。
嗡嗡,嗡嗡......不想接。
嗡嗡,嗡嗡......这谁啊,好烦哦。
很不情愿地趴在床边够桌上的手机。
你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 那端传来熟悉的怒吼。
什么事?
我过几天要去广州,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吗?
不知道。
......
......
行,好了我知道了。
撂下这么一句就挂断了,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反正也习惯了,不用多管。
刚才那边,她在听花海?......

她还在抱着枕头听歌,时不时地抽泣。他一定会带朋友来广州吧,说不定会带女朋友去游乐园......真好啊,如果见到他该说什么?还从来没见过面呢......想着想着又会想到很多,又感到伤心。

他出发了,没有说和谁一道,也没有说具体行程。只撂下一句 看情况。
她不想理会那些@和私信,只是偶尔直播一下,打打游戏。弹幕也有人在问,她只能说 对不起,我不清楚。

他出发的第三天,早晨。她还没起床,手机响了。
喂,你在哪? 虽然是他,但睡觉被吵醒还是挺不能忍的。
家。
你还没起来啊,懒的像头猪。
要你管。
那你继续,拜拜。说完立即就挂断了。
什么鬼......抱怨归抱怨,觉还是要继续睡的。

叮咚
......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快递放门口。
......

嗡 短信

快开门。
......? !!!

头发也没梳,睡衣也没换,眼睛哭的还有点红。一直一个人住的吃外卖和方便面的屋子也是非常的乱。
......
你......是Elissa?
!!!都忘了他知道地址了!
呃......我...我刚起床......你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下!
我...也就...顺...顺路来看看啊!不是特地来找你的你别想多了啊...!
顺路到深圳......算了随他吧。
你能不能带我出去逛逛?你应该挺熟的吧?好吃的好玩的?
好。


那时就那么简单的同意了,为什么呢,感觉尽管是第一次见面,可还是和平时一样,和那平凡而又值得珍惜的七年里一样。

他们都是倔强的人,都令人放不下心,可他们有能力解决一切。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现在发生了什么,未来会发生什么,那都没关系。他们需要的是时间和空间,我们不应过问。

欠你的宠爱,我在等待重来。
天空仍灿烂,它爱着大海。